FANDOM


418 logodraft 《光明会之瞳》第一章 回国

666eyeofilluminati

光明会之瞳封面

《第一章 回国》

我发现的第一个秘密符号——光明会之瞳,金字塔独眼,天道之眼,邪恶之眼,老大哥的眼睛,共济会之眼等等。这是一个符号,一只眼睛试图塑造一个世界。开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引用一句台词 In a blind world a man with one eye is king.“在一个盲人的世界里,一只眼的人是世界之王。”


分界线----------------------------------------------

第一节《松果体初体验 - 走火入魔》

  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Everything you know is wrong.—火之剧院

  噗!还在看帖的你准备好阅读我的胡言乱语的鬼话了没?

  二零零六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理论基础的我亟不可待地回国亲身体验光明会之瞳带来的魔力。

  这一年八月份,祖国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派繁荣景象,特别是长三角地区。

  【日记:2006年9月6日-11日,苏州,艳阳高照】我像个土老帽一样,新奇地感受着苏州金鸡湖畔崛起的新区,高档写字楼,管家服务的公寓式酒店,小区的酒吧,都和国外没什么两样。这酒店的老板自称是很土的当地人,他招待我们的是中西大餐随便吃。这位老板对我在饭桌上没话找话,瞎掰英国跳蚤市场的事情非常感兴趣,表示有计划让我做导游带团去看看,留了手机,号码139626x666x,我笑了。陪着我的是个跟我年龄相仿的苏州大学毕业小谢,这小谢(我的一号眼线)可不简单,大学学的计算机,考了苏新开发区公务员,上面和苏州抓科技产业和新加坡开发区的市领导熟悉得不行。本来叫我来是要谈半导体项目的,可是这位666老板(我把他作为二号眼线)就吃饭见过一面也没谈正事,这个小谢陪我白天逛苏州园林,晚上一会和这个老板吃饭一会和那个开发区领导吃饭,然后不是洗澡唱K就是 Clubbing(一个酒吧换一个酒吧)的吃喝玩乐。

  ===========================================================   劉生(注:我的私人心理醫生兼光明會之瞳實踐導師),我回到大陸投入了工作中,但是並不像是在工作,也許還不太適應這邊的談生意模式。注意到我接觸的兩個“眼線”,第一個人姓名縮寫Xie,XingXiong,十三個拼音字母,縮寫XXX符合冥想數字六六六,我的第二個眼線,客戶老闆使用的手機出現了我的冥想數字六六六了。可惜我經常喝醉酒,能記得的清晰夢夢,只有在英國廚房打掃衛生洗盤子情景。左手食指關節在英國打工時候被濃酸腐蝕過的地方又開始瘙癢了,似乎有紅腫龜裂的跡象。祝好,sonychen匆草   ===========================================================

  【日记:2006年9月12日,苏州,阴天微风】一大早收拾行李跟小谢跑到苏州沧浪区一个宏伟古城建筑,叫做吴宫喜来登,小谢又要带我见什么人啊?几个穿着中式服装的南洋人和一个显然是大老板的打着刺眼绿领带秃眉毛澳洲口音的老外,几个人名片在手,才知道几个新加坡人是什么设计公司的因为开发区某项目和小谢熟悉起来的,澳洲老头是个什么IHG集团的总裁。小谢介绍我是做新能源建筑一体化项目的海归之后自顾自和新加坡佬们跑一边谈事情,把我和抽雪茄的澳洲老头晒冷在大堂里面,这位大老板在跟我握手后竟然兴趣满满地盘问起我一些问题,最后还神秘地说了有缘再会之类的话。666老板赶到酒店接我的时候很 high地邀请老外一起坐他的车,我在一边感觉老板有点cheeky,不过大家都很放松。之后我一个人和666老板坐着他的GMC旅行车一起奔杭州他的总部,路上我们在上海黄金城道停了一下吃午饭,666老板跟我说他一直做房地产不是盖楼而是买楼卖楼,苏州金鸡湖公寓酒店他有一半产权,上海古北他随手指几栋新的居民楼说整栋楼整栋楼都是他的产业还有不少别墅,说要不是赶路,带我去房顶游泳池看金发妹去。。。之后一路南下,很宽敞现代化的高速公路,好像走过沪昆,申嘉湖,看看嘉兴附近农村,家家户户都盖四五层的农民别墅,不禁感叹,才出国几年回来中国人真的都迅速富裕起来了,身边这位不起眼的老板竟然有那么雄厚的实力,心里禁不住涌动着要大干一番事业的冲动感。

  ===========================================================   劉生好,今天我又不自覺地使用了我奇怪的握手方式和陌生人握手了(注:即握手時大拇指和食指形成圓圈按住對方的中指骨節)。注意到其中一個澳洲人似乎對我的握手方式有所敏感,說了些很奇怪的話,打聽了我在英國住過的地方,阿伯丁啊考斯沃地區之類的,還問了我出生地天津,他顯然很興奮,說註定我們有緣再見,他叫帕特裡克。印巴德利(Patrick),始終沒有出現任何跡象,我不確定是否可以作為我的第三個眼線。我的第二眼線666老闆這次用他的休旅車,車號浙Cxx666帶我從蘇州經過上海來到杭州,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666號碼的車牌,廣告牌上也會不時出現666這樣的號碼。左手食指關節終於開始龜裂了,買了藥膏塗抹上了。祝好,sonychen匆草   ===========================================================

劉生好,

  九月十日您的回覆我剛剛讀到,您說我打工的記憶可能是被塗改的?我不明白。好吧,我再次回憶一下我在英國的經歷。。。

  正如上次跟您說的印象最深的就是在阿伯丁上學教室中的一幕,回憶起來依然會有雞皮疙瘩,這是一堂試聽課,教室是公司格子間的裝修,我坐到最後一排,打開筆記本聯網下載課件準備聽講,這是亞倫山德走過來邀請我坐到他格子間做同桌,我搬過去坐下的一瞬間,回憶起了與當時相隔六年前的一個清晰夢,即一個高大金髮碧眼德國模樣的老外笑著說我很奇怪專門找不起眼的地方躲著,“...Sony, you are dodgy eh. You like hiding, do ya?”正因為我從前對這個夢印象太深了,以至於我當時怔住,然後對嚇壞的艾倫解釋說我剛才穿越了有木有!"...Alan, guess what, you juz gave me a deja vu..."

  這個亞倫後來成了我好朋友,沒什麼特別的除了他父親是共濟會大師這回事,讓我記憶深刻,後來他來北京玩我還問起過他,他解釋說是爲了保住工作飯碗他父親是殼牌石油的高級經理。

  在阿伯丁的時候我並不瞭解共濟會之類的秘密組織。但是後來回憶,我印象很深的幾個怪異建築竟然都是共濟會的堂口。一個是去Lidl(廉價德國小超市)路上靠近Bridge of Don有個黃色墻的南歐風格的建築旁邊是個槍械店,這個建築正門上面有個規矩。另一個是在市中心,圣尼古拉斯購物廣場去火車站的路上有個不起眼的建築,窗子被石頭砌著,正門上方玻璃是黑白格相間的,後來上網一查竟然是非常古老的阿伯丁共濟會總堂口。

  我對共濟會產生興趣是去年的事情,原因是在格洛斯特大學圖書館一個英國知識份子突然向我請教中國的流行符號,我還記得當時依次畫了苯教的萬字,陰陽八卦符號,銅錢外圓內方的符號,人民幣的Y 字符,和五星紅旗。。。他拿過去說謝謝,然後給我看了女媧和伏羲的圖畫問我知不知道,我說從前還真沒注意過,但是我知道這是中國傳說中的祖先,然後他接著說他們手裡的東西叫做圓規和矩尺,是共濟會的符號。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說共濟會這個詞。當時也沒有在意,原來共濟會還是個秘密組織。

  請問這和我夢中在英國廚房打工的噩夢有關嗎?這和我手上奇怪的傷口有關嗎?

  祝好,sonychen匆草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夜 于杭州杭大路旁邊的星巴克咖啡

===============================================
  劉生好,
Discodrawing

的士高画作

  沒想到您這麼晚還在上網,而且回得如此快。第一次聽您講這麼專業的東西我就沒有太聽懂,剛才跑到黃龙泡吧的時候,無聊畫了個圖給您看看,有點的士高范兒沒?   《六六六之书》支持文件区   所以我的手勢確實只有共濟會在使用?您說的這個可以改變人腦記憶的技術是通過什麽手段實現的呢?掌握這個技術的組織只可以是共濟會的玫瑰十字會嗎?您確認嗎?我是被人下過藥了?

  看了您的信我也很激動,很急於得到答案。您明天訂到機票請務必提前通知我。我問過了如果是紅眼航班也不用怕,在蕭山有很好的住處可以安排的。

  祝好,sonychen匆草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夜 于杭州黃龙體育中心燃情岁月

===============================================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