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418 logodraft 《光明会之瞳》第六章 咨询

666eyeofilluminati

光明会之瞳封面

《第六章 咨询》

Aberdeenmasoniclodge

GoogleEarth Aberdeen masonic lodge comparing with Israeli Court

  石港小镇上也有个蓝顶小教堂,窗子都是被石头砌上的,竟然也是共济会堂口,苏格兰大城小镇几百个堂口,都很低调,都各有历史,各有各的编号,难怪共济会中最庞大的势力叫做苏格兰礼仪,香港那个也是属于苏格兰礼仪的。只是现在分成了南方和北方法系,北方法系可能就是古老苏格兰的传承兄弟礼仪吧?难怪苏格兰首府爱丁堡会有北方文艺复兴之都小佛罗伦萨之称。。。佛罗伦萨好美啊,哪里来的越来越近的沙沙声,好吵!“好的,一二三,回来吧!”
Googleaberdeen

(一)国王学院对面马歇尔老师宅邸;(二)阳光小街住处;(三)春天花园住处;(四)阿伯丁赌场GrosVenor G;(五)长江楼;(六)长江楼-阿伯丁火车站-共济会庙宇Provincial Grand Lodge of Aberdeen City,666笔记支持贴

  我突然坐起来,看到刘医生已经跑到书桌旁去打印一些纸了,还没等我问,他就咳嗽着一边招手我们一会出去喝茶,“玛利亚,快来开窗。。。”不知什么时候菲佣已经在身边,朝我鞠了一躬跑去开窗子了,满屋子的烟,刘医生是抽烟抽的还是烧过纸了?

  刘医生手里拿着打印好的纸,笑着对我说:“欢迎你回来!”

  刘医生带我穿过大厅,从大厅桌子上端着茶盘,带我进入大厅右侧的书房。这是真正的书房啊,三面墙的书,让人叹为观止,不过我知道很多人弄整墙的书是种摆设,书都是新书基本碰都不去碰的,那叫装13书房。可是刘医生的书架上的书都是翻得书帮子处出现了竖向裂痕,几乎都被翻看多次的那种有木有。

  哈哈,我看到他书架上一个特别的东西,九眼烛台,这个常识我有的,以色列的七眼烛台不是犹太家庭的传统,九眼的才是,是为光明节准备的,我狐疑地看着刘医生,他是犹太人?我对犹太人看法当时怎么说好呢,呵呵,还是不说了。他似乎没在意我对他的怀疑,看了一下表,然后给我了一张A4纸,然后掏出一个烟袋搓了点烟草进他随身携带的烟斗里面,然后带上眼镜,透过边框看着我:“我刚才对你的催眠,是个实验性的,试图找到你的病根,同时也侧面佐证我的研究,你的资料我会保留,并且以匿名病患的文件方式在小范围会上公开讨论,啊,所谓小范围也就12个左右,希望你能理解。怎么样?”他狡黠地笑了笑,冲我还挤了挤眼睛有木有,我随便啊无所谓啊,“或者我把它都烧了”说着做了个用打火机点纸的动作,我一看“您看着办吧能帮到您最好,我最关心的是我的病情。”心想,你这招比较无耻,你本来就是打算通知我一下而已。

  “首先刚才我使用的是烟熏疗法”什么什么?“呵呵,就是LSD致幻剂催眠,你懂得的,这是日常使用的方法”听不懂啊?!“比如有人喜欢喝酒,有人喜欢上床做嗳,这叫上瘾,只有你上瘾后才能专注精力进入半脑活跃状态。”

  “人的一半脑负责思考私人感受,另一半负责思考环境感受,喝酒,听歌,做嗳都是激活私人感受,明白了吗?我要挖掘的是你私人心理活动,所以不希望你做通盘考虑。所以使用LSD催眠法。”

  难怪,谈生意,东方是酒桌文化,然后去夜店听女人唱歌召小姐;西方是喝酒跳舞唱歌左拥右抱,原来都是为了激发客户私人欲望,然后才好谈生意!

  “其次,塔罗牌心理学诱导,这个涉及一些卡巴拉数理系统的知识,你在书本上很难找到,属于神秘学范畴。”

  “最后,我给你普及下秘密社会的知识,就先从香港讲给你听。。。”

  “饮茶”

  刘医生打着打火机点上烟斗,双手交叉在脑后舒服地仰靠在座椅靠背上,看着窗外吐烟圈。

  我说了声谢谢,从茶盘拿了杯立顿袋泡红茶,伸手拿点心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点心有三种,三角小脆饼需要蘸酱吃的那种,撒了芝麻的面包圈,和葡式蛋挞。吃脆饼会发出讨厌的声音,比较喜欢吃蛋挞但是他这里没有纸巾我怕弄脏,只好选择吃比较无滋味的面包圈了。选好,我也落座,在一边喝茶静静地等刘医生讲故事。

  “sonychen啊,你安可(舅舅)对我有恩啊,出手也豪爽,否则就凭这个很难请到我的。。。”他抓起预付款支票在我面前抖了抖。说实话我都不知道预付款的数字,不过刘医生话里话外还是看重钱,有木有。

  “不过看了你的病历,实话说!我确实也很感兴趣。我想跟你说的是,你的病也只有找我看才能看好。”说这话又朝我挤了挤眼睛。

  “因为你的病是大环境造成的,而病根则是秘密团体或者说影子势力较量产生的环境影响。你也许知道我不仅仅是个心理医生,我的主业跟你是同行呢,主要是娱乐业方面的产业的投资基金管理。也许你安可跟你提起过我和刘氏兄弟的关系”他耸耸肩“啊,我对这种八卦无所谓啦,但实际真不是八卦那样啦,我是个无拘无束的自由人,没人在我之上。”

  我看了他给我的A4纸心中已经油然而生一种对刘医生的崇敬和激动,我尽量按捺:“刘医生,您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基金大老板啊,这么博学,我接触的投行老板们都是只认钱而且满口英语脏话的,不过,您说我的病情跟秘密势力斗争有关系?我真的听不懂啊。”我这都是心里话,他说的让我有想哭的理由,什么神秘势力还影子政府呢,太玄幻小说了吧。

  “你以后叫我刘生就好,虽然是你长辈,但是我把你看成是小弟兄。以后你就是我研究课题的拍档了。”说着又冲我挤眼一笑

  “香港能有今日的繁荣,不是大英帝国的功劳,他们只是想为了他们在东南亚殖民各国做洗脏钱的金融走私自由港而已,在英国人统治者心目中,香港不论多么繁荣,地位永远都不如他们另外一个洗脏钱的新加坡。脏钱你理解吗?”说着他拿起小针拨弄了一下烟斗,我当时应该是小学生一样地摇头。

  “钱是统治阶级(简称统阶)收割和管理人们劳动和财富的工具,脏钱是违背统阶文宣的仁义道德的勾当劫掠的财富,比如鸦片啦,贩卖人口,走私,国际行贿,赌资,哦就是你们说的什么来着,对,黄赌毒。这些都是生意渠道。这些利润都需要快速地稳妥地变成合法身份。新加坡和香港,就是大英帝国非法生意洗脏钱的桥头堡。他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建设香港的。”

  “真正在真金白银投入并且影响香港的是隐藏在公众视线之外的势力,比如挂靠在大英帝国庇护之下的摩罗巴斯人,也叫帕西人,虽然是帕西人(波斯人)但是早已经被驱逐到摩罗(印巴地区)定居,他们习俗语言已经摩罗化,但是他们依然坚持古老信仰也就是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祆教,明教)。香港建埠通商后这个少数族群发挥着巨大影响力,香港金融业则是一直由摩罗巴斯人和犹太人撑起来的。30多年来香港,一直是拜火教势力,犹太人势力,盎格鲁撒克逊势力,以秘密的兄弟会形式在进行殊死较量。”

  【注:刘医生后来给我讲的内容被我在去年写成博客《香港奠基者摩罗巴斯人》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