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418 logodraft 《光明会之瞳》第十二章 密码

666eyeofilluminati

光明会之瞳封面

《第十二章 密码》

  自从上次与刘医生还有我的舅舅占士陈(James Chan)深圳一别之后,我几乎把我自己沉浸在针对共济会,光明会等等的阴谋论学习当中,可以说晕头转向,但是一颗好奇心已经按捺不住了。

  2005年10月23日星期日这天终于到来。

  一大早就被占士舅舅的电话吵醒,说他在香港,邀请我出门吃早茶。

  我和舅舅在茶楼见面寒暄之后,点菜虾饺,叉烧包。。。说实在的我很想尝尝叉烧包的味道,可惜妈妈从小严格规定我只吃某种类动物和某种鱼的肉,妈妈虽是回民习俗但又不过回民节日,只有我和爸爸在一起时候才敢吃猪肉饺子等食物,舅舅用余光看出我的犹豫,“还记得你妈妈的忠告没?”我点点头,他笑了。菜点上齐,舅舅终于开门见山直奔主题,问我今天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心里盘算着是说还是说呢还是说呢?要怎么开口啊?舅舅嘿嘿一笑提示我“比如什么约会之类的?”这么明显啊,我如实招认:“是啊,刘医生约我去雍仁会馆参加什么活动。。。”舅舅问我:“你会去吗?”我点点头,舅舅盯着我良久,“你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吗?”我故意摇摇头,心想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反正我知道是共济会会所啦。“这是个私人会所,会员制的,要密码,我今天专门跑来给你送密码的。”他接着说道。我非常疑惑:“密码?刘医生给过我一个密码,9-6-2-2-2-1有木有?”心想你来套我口令?这时舅舅自言自语嘟囔着:“96年2月2日第21号密码本,我想想啊,应该是普通码,好吧,我把真正的密码给你,大班!大班!给我纸和笔。。。你看好啦。” 他在纸上写了密密麻麻一排新的数字序列,他让我立刻把数字序列背诵下来,我仔细看了大概10分钟(我超傻的最怕背诵东西),最后确认,“舅舅我记住了。” 他说:“你确定?”他团起纸来,让背诵我一遍,我刚要张嘴,他想到了什么做了嘘的手势,然后撕下来一页新纸,让我背着写下来。。。

  18-14-13-23-10-05-08-13 07-17-14-01 07-10-02

  他看后点点头,找服务员要了打火机把刚才的纸团和我写的新的一页纸都烧掉了。。。

(*特别声明:本人并非共济会成员,也从没有加入过任何地方的共济会,此节文章仅向一个独特的香港历史建筑和独特的建筑业工会致敬。这仅仅是我作为一个精神病患流水账式的日记。sonychen666)

  傍晚的半山区丝丝微风拂过穿得单薄的人们不禁感觉有点凉,有木有。

  乘坐的士刚上红棉路我就处于亢奋状态,从小有个毛病,一激动自己就从心里打哆嗦,超丢脸有木有。眼看的士行驶的路面上出现大大的字体:向右去下亚厘毕道,中间去半山区,向左去坚尼地道,左转了左转了,我朝窗外看去,看到几乎堵在路的正前方,那栋米黄色建筑低调地霸气外露着,有木有,吼吼,我当然提前做过功课啦,但是照片上的只看得出低调,只有亲自到过才能感受到它的霸气,有木有。

  到达雍仁会馆,一看手表时间16:42,零零星星有些西装革履的人已经在门前交头接耳,这群人从大门前一直延伸到红绿灯警示牌,当然我也是穿着正装,黑色西服套装,黑色领结,白色衬衫,金色衬衫袖扣(这是我出席特别重要场合的礼节和习惯,就是带袖扣,我就洋汀浜了,怎么着怎么着,呵呵)。还没到时间,我先欣赏一下这栋建筑,目测有三层楼(但有四层那么高),在看右手的大厅外窗很高,证明第一层要有两层楼的高度,格子窗有十一个格子,而二和三层楼跟苏格兰见到的共济会堂口一样砖砌的窗子,也就是说没有窗子。因为是个下坡,所以有地下室是肯定的,下坡处有个后门,很像是厨房门。大门左侧有个大石头,写着英文,大概意思就是某某大师在会众兄弟见证下在1949年(AL5949不知是什么纪年,后来查到好像是光明纪年,有木有)4月2日到此一游。。。呵呵,囧到了没?当然没那么无聊。原文是在这天放置了这块基石,墙角还有角石,上面都有共济会的规矩标志,据说是他们这个建筑业协会的奠基礼仪式。再看大门,有几个穿围裙的大汉在站岗,大门正上方有规矩标志和中英文的“雍仁会馆,共济会中心”的字样。。。额,我确实等得有点无聊了,看看表 16:44,坑爹啊,才过了两分钟?我怎么感觉很久了。这样不用再等到17:00我会闷死有木有,于是我鼓起勇气向大门走去。

  意料之中,三个站岗的围裙男中最老的一个,有礼貌地阻止我进门的脚步,我才注意到这几个人还都带着白手套,心想你们想给迈克尔杰克逊伴舞没?嘻嘻, “先生,您是来参加活动的吗?”他问道,我点点头说是的,“您方便说下是什么活动吗?”“蓝厅活动。”“密码?先生。”“18-14-13-23-10-05-08-13 07-17-14-01 07-10-02”我们对话期间,三个人始终面无表情,包括问我问题的老头,当我说出密码后,站在后面的一个年轻人拿出一个大夹子翻页查找了很久,然后对我面前的老头耳语了几句,老头用手指核对了年轻人夹子上一页纸,然后笑着对我说:“陈先生,您来早了,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可不可以提前进入。”他笑得超假有木有,皮笑肉不笑的,还不如不笑时候帅,再阻挠我,我要封你个“不笑达人”了有木有,我站了至少有十分钟了。他走到一旁拿着线控耳麦叽叽咕咕了几句粤语,然后走过来做了请的手势,我点了下头就推门进去了,我余光发现下面有几个发现我进门后,好像有点小骚动议论纷纷有木有,嘿嘿,有点小得意,可是进门时候下意识一看表17:01,表示顿时无语,根本没有比约定时间提前嘛。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